無痛分娩在中國:普及率10% 1萬人中有麻醉醫生0.5人

鞍山視線 劉 欣2019-03-20 08:53:55
瀏覽

  幸福是相似的,痛苦卻大不同。有的人會突然從床上下來跪在地上,還有人把丈夫的胳膊咬得滿是牙印……在被描述為像“小腹曲線型爆炸”“被人反復用大錘掄小腹”“鋼針不斷攪拌腰椎”的痛感侵襲下,有些熬過了十月懷胎的產婦,卻差一點要在成為母親的最后關口選擇放棄。

 

無痛分娩在中國:普及率10% 1萬人中有麻醉醫生0.5人

 

  2018年6月“無痛分娩中國行”期間,胡靈群(左二)在河北省邢臺市人民醫院指導分娩。受訪者供圖

  選擇和這些痛苦較勁,胡靈群面對的麻煩遠比想象的多。

  他是美國西北大學芬堡醫學院原麻醉學副教授,在2006年發起了“無痛分娩中國行”(以下簡稱“中國行”)的公益項目,在中國推廣無痛分娩。

  他聽說有的醫院里“麻醉科醫生跟婆婆講了快一個小時,她還是猶豫不決,另一邊產婦痛得要死要活的。”也遇到有人質疑他,“你麻醉科醫生怎么知道產房里的事情?”甚至有一位北京三甲醫院的麻醉科醫生發微博表示,“如果誰能做到無痛分娩,早就得諾貝爾獎了。”

  去年年底,國家衛健委發布《關于開展分娩鎮痛試點工作的通知》,在具備產科和麻醉科診療科目的二級及以上綜合醫院、婦幼保健院或婦產專科醫院中遴選試點醫院,開展分娩鎮痛試點工作。

  今年3月18日,在中國醫師協會分娩鎮痛專家工作委員會成立大會上,衛健委的相關負責人表示,目前全國有900多家醫院通過遴選成為第一批分娩鎮痛試點醫院,名單將于近期公布。

  而在此之前,“中國行”項目已經帶動了來自哈佛大學麻省總院、加利福尼亞大學醫學院等共計700多人次醫護人員,連續10年無償為中國醫院提供無痛分娩的相關幫助。截至目前,合作醫院99家,有人把他們稱作“醫療飛虎隊”。

  “你忍受疼痛的能力太差了”

  一旦注入藥物,產婦就會逐漸放松下來,她們描述自己“疼痛開關瞬間被關上”,“從地獄到了天堂”。

  然而,即使到現在,中國也只有10%左右的產婦能夠體驗到這種“從地獄到了天堂”的感覺,10年前,這個數字不到1%。

  “分娩鎮痛既是患者就醫的痛點,也是醫療服務的痛點。”國家衛健委醫政醫管局副局長焦雅輝說。

  疼得齜牙咧嘴,坐臥不安的待產婦強忍著叫喊的沖動,發出聲調各異的呻吟聲。胡靈群曾在5個國家的醫院里做過麻醉醫生,這樣的場景,他在中國醫院里見到的最多。

  有人說產房里“很多聲音不像是人類能夠發出的”,習慣了這些哭喊聲的助產士甚至說:“如果產婦不叫喊,我們怎么判斷生產到了什么程度,教她們用力呢?”

  知乎上“順產到底有多痛”的問題下有1500多個回答,大部分都是本人講述的分娩經歷。一位產婦回憶,預產期過了7天之后,她在醫生的建議下進行催產。藥物使她的宮縮變得頻繁而強烈,不那么疼時,她很快就能睡著,可往往沒睡多久又被疼醒。來來回回像是一場沒有時限的噩夢。

  身體的疼痛和心理的煎熬讓她忍受不了,叫來護士幫著監測宮縮,卻發現最高強度只到60%,護士扔下一句“你忍受疼痛的能力太差了”,就去忙別的了。

  “包括醫護人員在內的很多中國人都不相信可以做到無痛分娩,這有理念的問題。”胡靈群說,育齡婦女的經驗大多來自母親和外婆,老一輩的人經常說“生孩子哪有不痛的”。

  其實,從1847年英國產科醫生辛普森首次利用乙醚為一位骨盆畸形的產婦進行無痛分娩算起,人類現在已經有足夠的能力把痛苦趕出產房。有論文資料顯示,2008至2009年度,英國產婦中選擇椎管內鎮痛技術進行無痛分娩的比例為33%。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報告顯示,到2012年,美國無痛分娩的普及率達到90%。

  蔡貞玉是北京一家三級醫院的產科主任,她曾去胡靈群就職的芬堡醫學院參觀,有一個場景讓她印象深刻:“等待宮口開全的產婦們一邊玩手機一邊和家人聊天,笑聲不斷,如果不是鼓起的肚子,完全看不出來這是馬上要生產的人”。

  中國無痛分娩的起步并不晚。早在1963年,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婦產科醫生張光波就開始了硬膜外阻滯分娩鎮痛的研究。從1963年9月到1964年3月,張光波一人為67位產婦實施了分娩鎮痛。除了一位產婦無效外,其余都順利生產。

  她在翌年發表論文《連續硬膜外阻滯用于無痛分娩的探討》,第一次在中國證實了分娩鎮痛的可行性。但這篇論文并沒有發表。隨后有大約20年的時間,沒有人提起她的研究。

  “中國行”的志愿者,來自哈佛大學麻省總醫院的產科醫生哈羅德·馬克爾維玆發現,“(上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后,重癥監護和分娩鎮痛幾乎在同一時期重新起步。到了2011年,前者幾乎遍及了每家醫院,而后者(麻醉醫生24小時不離開產房的分娩鎮痛)幾乎沒有。”

  胡靈群說,在一些人的心里,只有經歷過產痛才能真正成為母親,類似于鳳凰的浴火重生。有明星甚至發微博表示想通過疼痛來感受母愛的偉大。而那些對產痛反應強烈的人則會被指責為“嬌氣”“矯情”。

  “疼痛像是身體里的鬧鐘,是為了提醒產婦即將分娩的。被鬧鐘吵醒之后就應該關上它,干嗎要讓它響個不停,一直折磨自己呢?”

  每1萬人只有麻醉醫生0.5人

  姜麗華是“中國行”的一家合作醫院——河南省婦幼保健院的麻醉科主任,經常需要花大量時間跟家屬做思想工作,反復講解,無痛分娩所使用的藥物濃度只相當于剖宮產麻醉手術的1/10左右,不會注入血液中,也不會對胎兒產生不良影響。

  后來,她們便不再要求家屬簽字,只要產婦本人同意,經評估無禁忌癥后就可立即進行無痛分娩。

  無痛分娩的專業用語是“分娩鎮痛”,胡靈群他們推廣的主要是椎管內分娩鎮痛。在腰椎3、4節之間,有一個充滿了神經根的腔隙,是疼痛信號傳入大腦的必經之路,把麻醉藥物注射到這里,就可以阻斷疼痛信號向大腦傳輸。國家衛健委開展的分娩鎮痛試點工作,推廣的正是這種方式。

  成立“中國行”團隊之初,胡靈群本希望先在大城市的大型公立醫院進行推廣,依靠他們的影響力輻射基層地區。在兩年多的時間里,他屢次碰壁,院方總以人手不足、工作量已經飽和等理由拒絕。

  他不得不改變策略,不管是省市級,縣區級,公立還是私立醫院,只要愿意開展無痛分娩,“中國行”團隊就提供幫助。

  他發動起身邊的產科醫生、麻醉醫生、助產士,還專程參加美國相關專業學術會議,逢人就“推銷”。他開玩笑說自己嘗到了“討飯”的滋味。